受限于开放测试区域问题,大家对 Voice 的关注似乎自 2 月 14 日上线以来就开始持续下降。Voice 作为 Block.one 推出的首款面向 C 端用户的产品,集社交媒体与通证激励于一身,自然备受关注,自去年 6月发布消息到上线,酝酿 8个月,首站美国,因此 Beta 测试版亮相后大部分区域用户无缘体验,造成关注度下降也情有可原。但毕竟,Voice 是一款创新性的产品,也仍值得期待。

Voice Beta 究竟如何?

EOS 42/ Chintai 运营总监和产品负责人Ryan Bethem 列出了他的评价与理由,他的观点较为鲜明、完整且具有一定的代表性,Block.one CEO Brendan 和 Voice CEO Salah 都转推并就此发表了自己的看法,社区其他伙伴也评论或延伸了他们的一些新看法,在此梳理与大家分享。

Ryan Bethem 认为,Voice 的设计有点像菠菜游戏,而不太像内容类应用。这种激励机制可能不利于产生好内容,而仅是激励了一场比拼谁敢花 VOICE 的游戏,并给出了详细的分析和理由(见下文)。Ryan 同时也表示,他会保持开放的心态来看待,现在下结论还为时过早,还有很多变数可能会发生。

Block.one CEO Brendan 的回应比较宏观,认为 Voice 本质上是一个广告平台,竞价获得推广位置曝光,这是一个自由竞价的过程,将会继续迭代。

Voice CEO Salah 的回应相对比较官方,回复说:这个系统还有缺陷,但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仅限于小范围测试。我们将学习和优化。我们的目标是建立一个平台,让真实的人分享真实的新闻,进行真实的讨论。其他功能是辅助的。如果有些地方失败了,我们将修复或删除它们。

围绕 Ryan 这一观点,WordPress创始人、EOS Argentina 联合创始人等多位 EOS 海外社区的活跃成员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感兴趣的伙伴,可以详读下文,Twitter 原文可点击 “阅读原文”。

以下为 Ryan Bethem Voice 平台初体验的评价与看法:

Voice 的设计感觉更像菠菜类 DAPP 而不是内容类 DAPP。这是一场游戏,看谁更敢花 VOICE 通证来赚取更多 VOICE 通证,并不一定能激励产生好内容。

以下是为什么

  • 你可以 voice 内容,就意味着你把通证锁进一个 “奖池” 里,24 小时倒数计时器就开始了。当有人 voice 一个内容后,需要再 voice 这个内容的通证数量就会增加。

  • 如果 24 小时内有人用他的 voice 压过了你的 voice,你将拿回你 voice 时候的通证,再加上额外 10% 的通证最后一个 voice 的人(锁进罐子里)会失去所有的通证。

  • 常规来说,应该是 voice 越多的内容,越容易被关注到。初看,这似乎是一种拿钱来说话的方式推出  “或高质量的内容。因为 “为什么有人会把钱浪费在不值得看的劣质内容上呢”?

  • 如果是优质内容,人们会去 voice 它,因为他们觉得消耗通证来推广他们认为值得看的内容是值得的,而且如果后面还有人 voice 同样的内容,先 voice 的人还能赚 10% 的通证收益。

  • 但这样的理解,是不符人们复杂的人性的。真人是有微妙且复杂的行为动机。往往,人们的行为是不合逻辑的。肯定会有人,他们有不一样的动机或目的,会以不同的方式来玩 Voice 这个游戏。

  • 更别说会有那些资金雄厚的参与者,他们能承受更高的风险,可以一直 voice 自己想要推广但不一定好的内容,让自己认同的价值观得到更多的曝光。

  • 这个游戏引入的是一个获得爽感 ”  的机会,就像菠菜一样。

  • 首先,用户有动力发布能够引起注意的内容——不一定是因为内容是“好”的,而是因为它会引起关注。

  • 如果内容被注意到了,那么很有可能其他人也会 voice,因为他们认为 “ 嘿,这个内容已经得到很多 voice 了,在这样的趋势下,我肯定能 voice ,然后再让别人的 voice 压过我,我一定能赚到收益 !”

  • voice 这个内容的人,相信他可以获得 10% 的收益。于是,他就耐心但又焦急地等待有人把他 voice 压过去。这种参与构建在紧张与兴奋之上。 突然,哇!有人 voice 过我了,我赢了!

  • 所以,现在就有很多人做这类事情。这个游戏也就变成了一个竞逐赛了。

  • 这个过程和 “好” 内容有什么关系?好像并没有什么必然的关系。这些人去 voice 的动力与内容的好坏关联不大,更与人性的冲动有关。

  • 当有了实际的收益和大量的用户来玩这个游戏,你会看到大家在没有 “好” 理由的情况下,疯狂的在 voice 内容。

  • 重申一次,这行为与内容质量无关而是因为人们喜欢在上涨行情中不断加码 他们喜欢一窝蜂起哄,尤其是在有涉及收益的时候。

  • 当然,这是 Voice 的早期测试版本。我知道激励模式还有调整的空间。但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我觉得很难在这种模式下看到好的内容被推出来。我能预期到的是,每个参与进来的用户都有自己独特的动机和理由,将为 Voice 平台带来多样化的内容。

  • 我只是概述了 Voice 平台能作为 “菠菜游戏” 平台的层面。我相信大家在使用这个平台时还有很多其他的动机和方式。有高尚的理由,也有其他的理由,不过,这就是社交。推特、脸书等也都伴随着好与不好的两面。

  • 也许 KYC 元素不应该被低估。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实验,也很值得去做。如果在某种程度上成功了,Voice 平台有机会成为以 KYC 用户为出发点的社交生态,在这基础上做出有 KYC 的 Twitter 平台。

  • 不过!这个用 voice 来压别人的竞逐赛对于获取用户来说还是有吸引力的

  • 让我们面对现实吧,人性是好赌的。你把菠菜元素融入于内容和社交媒体之中,……这可能是一个新颖的方案,但结果会是怎样呢?嗯… 实名制去玩 “菠菜” ,有时能出现好内容?

  • 我们来到了社交的初衷… 这次还打满了激素 … 内容永久记录 …… 且透明公开… 这是打开了潘多拉盒子啊!

以下为其他社区成员对此发表的看法:

Investing With a Difference

我认为人们没有意识到 “真人” 改变了很多负面行为。但我想看看 Voice 团队是如何规范内容的。5% 的 “坏人” 可以促进坏的内容,而资金雄厚的用户可以带来不平等的机会。想知道 B1 是如何计划规避这些问题的。

WordPress 创始人Sebastiaan van der Lans

内容在赢得 VoiceIt 的位置后,可以交易或出租吗?比如每个位置就是就是一个 NFT?

Ryan 回复:

这是一个有趣的看法,引入了一个与 “好” 内容不相关的激励机制,不过仍然很有趣。内容是如何在 UI 中首先显示的 ? 是每个类别中任何 “ voice ” 最高的吗? 广告位空间或许可以是个 NFT!

Chaney Moore

一个有评论的 FOMO 游戏。新用户会被老用户压制。幸亏这个平台是免费的。

EOS Argentina 联合创始人Chitty

非常值得一读!voice 内容并让最后一个人付费确实有点像金字塔,但是我想最后一个为 voice 内容的人或许未来可能获得未来的一部分通胀,就是说,你消耗了通证但回馈得到了 “一些东西 ” 。


免责声明:EOSwriter 不为本页面内容或产品背书,我们尽全力为读者提供所能获得的重要信息。在做与本文内容相关的决策前,建议读者进行完整的独立研究分析,并为自己的决策负完全的责任。在此声明,本文非投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