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 Colin Talks Crypto 制作了一期关于投票奖励、治理、代理投票以及贿选主题的精彩视频。在视频中,Colin 提到的几个观点,也得到了 Block.one CEO BB 的回应。

BB 很少在推特上讨论治理问题,但是考虑到最近治理问题的热议, BB 直接回应了 Colin 的推文。很高兴能看到 BB 在推特上发表治理方面的立场以及他对一票一投制和投票奖励的看法。

下面是 BB 推特原文:

关于交易所:

BB:EOS 和其他大部分主流投票代币的原理基本一致。用户把资产存储在交易所,这就意味着用户将投票权委托给了交易所,这也是代理投票的另一种合法形式。代币持有者可以推翻这一现象。

Colin:这在理论上说得通,然而很多用户并不知道他们的投票权会被利用,因为交易所可能不会透露它们在背后的运作。在一个富豪统治的社区里,最有资源势力的一方能有最大的影响力,但交易所的影响力不是从正规渠道获得的。

BB:“ 交易所并非占有这些资产因此没有权利代理用户投票 ” 的想法是主观的,许多人也对此公平性提出质疑。你的观点是正确的,但我们不是神,也没法立刻改善这种现象。共识的形成需要这样的讨论。

Marketcap.one:那些发表这种言论的用户是看不惯交易所这么强大,说什么 “保护用户” 只是借口,用户并没有抱怨。“交易所没有投票权” 这种观点客观来讲是错误的,这合乎规则。

BB:是的,随着行业的成熟,许多交易所将允许用户在存储资产的情况下行使投票权,比如质押资产和投票时能继续使用交易所服务。我已经知道有几家交易所正在开发这些功能。

Colin:我的看法是:对 EOS 做出最多贡献的节点(EOS Authority,EOS New York,EOS Nation 等)不仅没有得到奖励,反而被那些贡献少的节点(我主观认为的)挤出去。

BB:再次重申这种观点过于主观,但我能理解你的沮丧。我本人是支持 1 票 1 投的制度,确保前 21 位节点能代表更广泛的少数人利益。

Colin:还有一个问题,我们怎么才能使实行 1 票 1 投制,如果有话语权的超级节点视此制度为威胁而不愿意通过此制度。这是一个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目前 21 位超级节点的地位已根深蒂固,没办法把他们换掉。

BB: EOS 和比特币、以太坊不同,BP 的排名跟哈希算力无关,只要多数代币持有者形成共识,就可以推翻节点。我认为目前 EOS 治理还处于非常早期阶段,还有更多空间去优化治理……目前也还有许多代币尚未参与投票。

关于买票:

Rami:那么你对于买票的立场是什么? 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超级节点通过买票,进入前 21 名。这即不民主,也不透明。Block.one 什么时候出面解决?

BB:有时候 “不干预” 是最好的解决方法。我不同意你对民主的定义,而且我强烈支持选民获得奖励,这样节点才会相互竞争,通过把实质的奖励给到持币者,拉近 EOS 与持币者的关系。

Colin:不管怎么说,EOS 治理需要改进。节点之间的投票奖励竞争就好比在船上打补丁。但至少所有的节点都能参与进来,那么他们依然能平等地竞争。说到底,我们还是需要改进治理制度。

BB:没有改进治理这种说法,只有为了实现不同目的采取最优解。目前 EOS 的设计理念就是保障代币持有者的利益,代币持有的越多就越有主导权,就这么简单。

Block.one 正在关注最近事态发展:

BB:我们非常关注 EOS 网络进化的讨论,我和我的团队正致力于实现网络安全性、性能以及扩展性的最大化。我们正在认真筹备下一步计划,不仅会考虑全球范围的敏感问题,还要以良性参与为目标

Franco:能稍微具体地透露一下你们的计划吗?听上去很出彩,但是针对目前 EOS 的处境,好像并没有什么意义。并没有冒犯的意思。

BB:消息发布会通过公司渠道而不是我的个人推特。我想要表达的是我们正在聆听社区的声音——来自不同国家不同语言。EOS 的运转并非一己之力,推特也只代表全球 EOS 社区利益的一部分。

BB: 用户往往只能看到哪方面还有待提升,却对已经取得的成绩还有承受过的风险视而不见。我们采取的每一步行动都会受到赞扬与吐槽,鲁莽地改变当前的局面会阻碍我们开发的进度,妨碍远景的实现。

关于利益相关方和质押:

BB: 交易所是最大的利益相关方。在传统金融领域,机构托管方代表用户行使投票权再正常不过了。我的建议是顺势而为,因为抵抗这现象最终会失败对于那些不提供投票工具的交易所,用户应当撤出资产,这是可以提倡的。

Kurt:那么中心化交易所不就是把中心化的金融权利引入到加密货币行业?

BB:完全正确,中心化交易所的权利是代币持有者赋予他们的。我们的社会中,大部分人都希望有监管,有银行,有法规。这些社会现象不会改变。加密货币赋予金融业的是透明性和可审计性,而不是无政府的混乱。

Amberlamps:如果你指的 “利益相关方”,是通过用户的票把自己投上去成为超级节点,那么你是对的。如果你指的 “利益相关方” 是生态中拥有足够自己的代币,并且真正参与进生态,那么你是搞不清楚状况的。

BB:如果交易所不能公正地代表用户行使投票权,那么用户最终会撤出资产或选择其他交易所。针对个别交易所的恶意行为,凸显出他们的恶行是对的长期方案,而不是在 EOS 网络上增加主观又无法实行的规则。

Amberlamps:为什么投票锁仓时间从最初的 6 个月减少到现在的 3 天? 这一变化发生在代码公布前一个月。如果激励政策能够解决目前的一些问题,BM 你会考虑延长锁仓期吗?

BB:我是支持延长质押时间来获取投票权的,但这么做需要用额外的投票奖励来抵消质押代价。不这么做的话就只能支撑为自己投票的理由。

关于 Voice 更新:

Pete:有关于 Voice 更新或者测试版的消息吗?

BB:Voice 的技术开发进度非常乐观,但是和其他区块链项目一样,我们的产品发布时间点受第三方的监管影响。我们将尽快带来更具体的产品消息,我们依然期待 Voice 能全球统一上线。

BB:代币化和透明化的社交媒体是一件大事,让 Voice 能合规上线是我们优先要考虑到的。我们吸取 Libra 的教训,他们项目缺乏系统性的支持和认可,目前正面临存亡的风险。


免责声明:EOSwriter 不为本页面内容或产品背书,我们尽全力为读者提供所能获得的重要信息。在做与本文内容相关的决策前,建议读者进行完整的独立研究分析,并为自己的决策负完全的责任。在此声明,本文非投资建议。